|
|
|
|
|
您当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页 > 本地历史 > 你知道临泽古代的边防和戍恳设施吗?

你知道临泽古代的边防和戍恳设施吗?

关键词:临泽,历史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
  • 相关机构: 临泽历史
  • 电 话:
  • 网 址:http://
  • 感谢 linzeccoobjb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
  • 点击率:1346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

以公元前121年汉武帝大将霍去病征讨河西地区匈奴浑邪、休屠二王大获全胜为终结,前后共扫荡了五个匈奴王国,自此,河西地区归入西汉版图。为了巩固胜利成果和经营西域,武帝采取了几项步骤:(一)建立一套完整的政治统治机构,以巩固控制权,即建郡县,据两关,设都尉;(二)建立一套完善的军事防御体系,以保持西域的畅通和防范“北蛮南夷”的袭扰,即修长城,设亭障;(三)在农业开发上予以加强,从而增强经济实力,即徙民实边。临泽作为整个河西防御链条中的一环,因而汉长城和烽燧亦具相当规模。
        长城烽燧实际上各朝代都在不断的修筑,但除了汉代修筑的以外,整个河西地区就是明代的长城和烽燧了。临泽辖区自然也不例外。这是由于明朝自推翻元帝国之后,元朝皇室一些将相拒不降服而顽抗于漠北,建鞑靼国,屡屡侵犯边境,直至进犯河西的五个州,造成巨大边患。整个边防战争延续达三十年之久。正是为了抵御鞑靼的袭扰、进犯,因而又在汉代设施的基础上,设九边,筑长城,因地制宜,或新筑,或补修,或重修多次。所以临泽境内的烽燧常常是汉明交错或汉燧明用等情况。明长城由于人为的破坏,在临泽已基本无存,但烽燧由于具有得天独厚的自然保护条件,绝大部分得以遗存至今。区别汉明烽燧主要是从使用材料、修筑方法和周围遗留陶片加以辨别。
        此外,明代洪武年间在河西的戍垦规模也很大,但整个河西走廊长时间来还未发现这方面的遗存。我们在文物普查中所发现的这期间所筑的红沙渠弥补了这方面的空白。这一古代水利设施工程也已引起了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
         烽燧的分布和结构
        临泽境内现存烽燧29个,其中汉燧9个(含汉明共用5个),明燧20个。燧的分布有两种情况,一是在长城内侧一定距离设有一个城堡,并建有烽燧(也有建在外侧的)。临泽黑河北岸明长城走向线上就属这种情况,如平川堡、柳树堡、明沙堡、板桥堡、古城堡等,也分别筑有相应的烽燧。再一种情况是远距离分段设置,以观察和传告报警信号为主,这类烽燧往往散布于荒漠戈壁和群山丘岭,如平川、板桥北沙滩和合黎山中便是。过去说“五里一小墩,十里一大墩”,其实也不尽然。普查中发现有的近至一、二公里,远至十数二十公里,因地势而异。
        汉燧结构一般来说有如下几种:一是用石块垒砌。为粘固起见,也有夹杂以少量的杂草和泥,如大坂沟燧、大孤山燧;二是用红柳、棘草或芦苇加砂砾层层叠筑。有的外部加以石块垒护,如石墩子燧、小喇口燧;三是夯土。有的按高度间或夹以杂草、红柳或芦苇,如碱泉子燧。而明烽燧一般都是用土块码砌外裹泥或夯土筑成。此外,还有汉明共用的情祝。比如,碱泉子燧,本是汉燧,但在燧体周围散存有明代陶片,因而可证明明代继续使用过。再如,土桥燧,下半部为石块垒砌,可是上半部则是土块码砌,很显然,原为汉代所筑,但明代又予修补、加高,也说明是为了继续使用。从形式上看,绝大部分为覆斗形,个别为方柱形,且有嘹望孔(如炭山口燧、小口子燧)。由于长年的风沙侵蚀和坍塌而形成了各自独特的形象,其浑厚深沉的内质和古朴沧桑的面貌更使烽燧具有强烈的魅力,不能不使人在它们面前肃然起敬,感慨万千。
        作为烽燧的附属建筑,除了护墙外,还有叫做“棋柱堆”的石块堆积物,如土桥燧南五至六米处有五个,西桥湾燧南40米处有5个,古城燧西南20米处有5个。大小均为直径1.5米至2米,高5米左右,而且都呈弧形排列,弧心向着燧体。这里有两个问题值得引起注意:一是全部是五个堆,看来是因挂旗有什么讲究在里面;二是根据烽燧作用来看,观察方向应该是面北,而棋柱不在燧的前方,却在背后。自古以来旗帜是不插在背后的,这又是什么原因?当然,古代摆阵对垒时,将、士排列于前,帅和旗则在阵后以便指挥和显威。棋柱堆的摆布是否也属于此种情况?以上两个问题还有待于继续考证。
        明燧内部结构和修筑习俗
        1987年文物普查中我们对友好村的平彝燧(已于1958年被刨除)的情况作了详细的调查。根据当时参与刨挖的一些群众介绍,具体弄清了明燧的内部结构。特别是修筑时的习俗讲究,这无疑是个重大的收获。该燧为土块码砌,燧体中心立有一木柱高约5米,直径约40厘米,从地面起,每约5尺间有水平伸展的“刃木”4根,从立柱分别辐射至燧体四角,刃木共3层,计12根。这显然是燧体的骨架,起到支撑和拉固作用。西桥湾燧同样也发现有2个“刃木”端外露的情况,根据暴露的角度看,也是朝向燧心的。更重要的是,创挖时,在燧顶部近1米厚的灰烬底部发现有一个陶罐和一枚方孔钱,燧底部中心埋有竹弓(无弦,也可能有,已经朽蚀)和金属箭簇各一个。如果说陶罐和方孔钱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是有意识放置的话,那么底部的放置物竹弓和箭簇显然是和燧的作用相联系的,这是修筑时的一种对军事上的祈祷和祝福之意。以后又继续调查到,唐湾村民赵光福在正北山燧底也同样挖到了一枚金属箭簇,因此这决不是偶然的现象。这个发现在有关长城烽燧的研究方面引起了重视,并被一些论文加以引用介绍。
        典型烽隧介绍
        现将临泽比较典型的汉、明烽燧分别摘一介绍,以有助于进一步对烽燧的具体了解。
        (一)汉燧:大坂沟烽燧,位于青石崖大坂沟西北3公里的山头,处于千堑万豁的深山中,底积6米×8米=48平方米,高5.5米,覆斗型。燧体全部用石板和石块垒砌。下部为大石板,越往上处越小,下部石板厚达30余厘米。燧体西北方向底部有局部坍塌,形如兽口,由于石板比较大,因而整个燧体不受影响。在坍塌处暴露出青土层墩基,墩基厚0.8米。在临泽县所有汉燧中目前发现有墩基的仅此一例。此燧为保存较好的典型汉燧建筑。燧底部由坍塌而呈现的兽口状,大有气吞山河之势,使人有一种特别冷峻之感。
        (二)明燧:小口子烽燧,位于板桥红沟村小口子上行5公里处,矗立于红色砾土山上。西北、东南为河谷,西北谷小口子宽20米。燧体底积5米×7米=35平方米,高6米。夯土,外包土块码砌裹泥。烽燧有附属建筑边墙两段,如两条臂膀,分别卡住两边河谷,并延续到对侧山腰。烽、墙浑然一体,气势壮观。西北段边墙已分为三截:第一截高5米,宽5.2米,长15.4米;第二节高5.5米,宽6米,长22米;第三节宽6米,长13米。东南段墙高6米,宽7米,长60米。东南西北共长250米距离。主墙为夯土。西北段墙的第三段为土块码砌并抹泥,显然是由于较陡,损坏后补修的。第一、第二节的墙上保存有女墙,为土块码砌,高90厘米,第一节女墙上现存有嘹望孔一个。此燧及边墙保存比较完好。如果处在旅游线路上,则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参观旅游点。它毕竟比人为维修过的更具有历史感。省、地和兄弟县有关文物方面的领导和专家、同行都先后来此参观和采访,均为此建筑而赞叹不绝。
        前面提到过,由于风沙的自然侵蚀,使本来类同的烽燧呈现了多姿多态的形象,有着各自独特的残缺美,因而现在就长城、烽燧而言,已不仅限于其某一时代的历史遗迹的考察,而且也已作为一组丰富的民族历史文化“露天博物馆”对待了。
        关于关栅口边墙
        除所述的长城及烽燧外,位于南山中的关栅口还有一段保存完好的边墙,横卧于梨园河谷山坡,犹如蛇龙自山脊腾泻而下,蔚为壮观。此墙长300米,高约2米,底宽3米,顶宽1.5米,夯土筑成。根据梨园营设置于明代,且走廊为一线通道,符合“西遮、南蔽、北捍”之说,梨园营相对于平川营,故文物普查时将此段边墙定为明代所筑。根据这个结论,它应该是明代边墙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且打破了南山无明代边墙的结论,在研究河西走廊明长城分布和走向上无疑是一个很大的突破。现在还有一种看法:根据一些资料,清康熙五年设梨园守备,也就是在这一年,驻牧青海的厄鲁特蒙古因要求驻牧西刺塔拉(今山丹军马场处草滩)不遂,继而起兵作乱,与凉州兵孙恩克战于定羌庙,厄败走。孙上疏不可轻动兵衅,乃令严防边境。经和奉康熙帝命前来调处此事件的张勇商议,遂筑起东起扁都口,西至嘉峪关的南山边墙,并安木榨、木栅。山沟河口均以木榨却拦。根据河谷右岸残留遗迹看,是符合此段历史的。这也是“关栅口”名称的由来。因此,也有可能为清代所筑,是整个清朝南山边墙的一个组成部分。而这300余公里的南山边墙恐怕也是历代修筑长城的尾声了。
        当然这问题还可以在今后进一步考证,也希望能引起关心这方面问题的同仁们的进一步探讨。
赞助商提供的广告
纠错信息:(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

电话:010-61744588 传真:商务合作QQ45177403 邮箱:union#ccoo.cn
地址:昌平区北七家宏福11号院创意空间 邮编:102209
Copyright © 2004-2021 北京城市联盟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城市联盟
京ICP备09021873号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9]字第548号函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id":"10"}'>